歡迎來到大慶職業學院!當前日期:
大慶職業學院
馬樹超 郭文富:高職院校百萬擴招的戰略意義與實現路徑

信息來源:《中國高教研究》2019年第5

摘要:高職院校擴招100萬是多管齊下穩定和擴大就業的重要舉措,具有服務國家全局發展的重大戰略意義,體現了國家對高職教育作爲中國教育改革探索者的期待和認可。高職擴招面臨多重挑戰,全方位、立體化的大改革是實現高質量擴招的法寶,要加強多方資源投入、引導地方強化支持、鼓勵優秀院校率先響應,推動配套考試招生改革和教學模式變革,形成具有高職類型教育特征的評價標准體系等。

關鍵詞:高職院校;擴招;戰略意義;實現路徑

2019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 100万人”(简称“高职扩招100万”)。根据最新统计资料,2018年高职教育招生368.8万人,以此来看,2019年高職招生人数将增加27.1%。高职扩招100万是国家的重大战略部署,将对高职教育未来改革发展产生重大历史影响。围绕新时代新发展新要求,高职大规模扩招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体现了国家对高职教育的认可,也期待高职教育能够更好地落地落实。

一、高職百萬擴招服務國家發展的戰略意義

面對深刻變化的外部環境、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的嚴峻挑戰、兩難多難問題增多的複雜局面,國家發展到了關鍵時刻,政策抉擇和工作推進的難度明顯加大。在此背景下,高職擴招100萬成爲解決國家“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實招、硬招,戰略意義深遠:一是明確高職擴招是爲解決“多管齊下穩定和擴大就業”,與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並列“置頂”于2019年政府工作任務中的宏觀政策層面,旨在強化各方面重視高職教育、支持高職教育的導向,從而改變長期以來高職教育的薄弱地位,對高職教育更好服務國家發展、服務經濟結構調整和産業升級,具有“突出重點、把握關鍵”的戰略意義;二是與20年前高校擴招時的精英教育背景不同,高職擴招是在高等教育大衆化背景下的擴招,是以穩定和擴大就業、加快培養國家急需的各類技術技能人才爲主要目的,對探索改變長期依賴人口紅利的勞動密集型産業發展新動能,具有重要戰略意義;三是目前的高中教育普及水平大幅度提高,2018年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88.8%,而1999年僅爲41.0%,這將進一步促進高職教育發展爲新型的普及化教育,有效惠及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對更多青年在創造社會財富中實現人生價值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四是信息技術和網絡技術應用日益廣泛,爲高職院校開展注冊入學、建立高效的教學管理信息系統、完善學分制收費管理政策、實行完全學分制等奠定了基礎條件,這將有效推動高職教育大改革大發展,爲不同生源提供更加多樣化的發展路徑,具有終身教育模式變革和加快發展的戰略意義。

同時還要看到,國家將高職擴招當作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的一個有效策略,強化了高職教育是類型教育的重要判斷,體現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簡稱“職教20條”)的“三個轉變”,職業教育將不再參照普通教育辦學模式,而是要有自己鮮明的專業特色,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明確將“職業教育服務能力顯著提升”作爲2035年教育現代化的主要目標之一,這些都說明國家期待高職教育在新舊動能轉換和産業升級換代過程中要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二、高職百萬擴招體現了國家對高職教育的期待與認可

高職擴招,體現了國家期待高職教育在中國教育改革發展中成爲探索者。高職教育作爲一種新的教育類型,在近年來的發展中逐漸形成注重改革、注重創新、注重作爲的“底色”。基于此,高職教育作爲中國教育改革探索者的角色已經初見端倪。2006年啓動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專項計劃,強化“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專業教學模式變革,推動高職教育形成多方面的改革優勢,如高職院校專業建設逐步成熟的面向職場模式、正在深化的産學合作關系、雙師教學團隊的理念和機制、緊跟市場的觀念和體制、對職場中層人才需求的了解和把握、服務行業企業的意識等。2016年1月,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全會確定以“適應社會需求能力”爲高職院校質量評價主題,確定以産教融合、校企合作績效評價爲主的20個指標,探索新型的質量評價導向,引導院校提升服務地方和産業發展的能力。高職院校注重貼近區域經濟發展,著力培養“下得去、留得住、用得好”的人才,越來越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可。如中國科學院上海應用物理研究所與甘肅武威職業學院共建中科低碳新能源技術學院,合作培養國家新能源産業項目和技術成果在西部地區落地需要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等。

高职扩招100万,期待高职教育在服务中西部地区发展、服务乡村振兴、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中发挥更多不可替代的作用。21世纪以来,高职教育发展立足国情、教情、省情、校情,遵循职业教育规律和技术技能人才成长规律,坚持立德树人与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并重,形成服务地方、服务行业办教育的特征,在若干领域逐步发挥了独具特色的贡献。一是服务乡村振兴战略。2017年全国250余所高职院校的近1 000个涉农专业点,对接现代农业产业链和流通链,为乡村振兴培养了4万名技术技能人才;坐落在乡镇地区的高职院校超过50所,这些院校发挥平台作用,推动校村合作、校镇合作成为城乡融合的新机制;连续发布8年的《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用“留在当地就业”等作为评价指标,引导高职院校更好地坚持“下得去、留得住、用得好”的人才培养理念、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推动高职院校成为服务乡村振兴不可替代的重要力量。二是发挥教育脱贫、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功效明显。高职院校每年300多万名毕业生中85%以上是家庭第一代大学生,52%来自农村家庭,且连续几年该比例呈现总体上升趋势,促进了教育公平。三是在阻断区域发展差异拉大的贡献不可替代。高职教育已基本形成每个地级市至少有一所高职院校的布局,注重面向三线城市、服务中小微企业等。2017年中西部地区和东北三省分别有近82万和10万高职院校毕业生留在当地就业,成为支撑当地产业发展的重要新生力量。高职扩招100万,既是对高职教育成效和贡献的认可,更是对高职教育服务国家发展的进一步期待。

三、實現高職百萬擴招的路徑選擇

高職擴招100萬面臨多重挑戰,大改革是實現高質量擴招的法寶。擴招100萬對高職教育發展是重大機遇,也是重大挑戰。首先是資源攤薄的問題,包括學生學習、生活所必須配套的硬件設施、教師隊伍,以及教育經費投入等。即使以目前在校生規模看,教師數量跟不上規模發展要求的問題仍然存在。調研顯示,2017年在校生與專任教師比例超過18∶1的高職院校有800余所,其中江蘇、廣東、山東等高職教育大省均有超過50所高職學校有此類問題,高質量的發展亟需高質量資源的及時跟進。二是政策環境問題,地方政府能否把職業教育真正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地方政府是否更加重視高職、是否更多投入高職?三是參照普通教育模式辦學問題,無論是院校設置標准、設備標准,還是課程教學大綱、課程學習模式,很大程度上都是參照普通教育系統的做法,導致學生實踐能力訓練時間不足、訓練場所不足、訓練教師不足的現象比較普遍;畢業生能力和企業要求不匹配,缺乏企業有效參與,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效益低。在此情況下,高職教育唯有通過全方位、多層面的大改革,才能落實好大擴招的戰略任務,實現高職教育大發展。

实现高职扩招100万,需要政府、市场等各方面的资源投入保障。高职校长们心存疑惑的是,高职百万扩招会不会以降低质量为代价?高职教育如何从“规模发展”向“质量提高”转变?客观地说,高职教育要实现高质量扩招100万,首先要有大规模的财政投入。对此,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强调,“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财政部两会新闻发布会宣布,“与2018年执行数相比,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增长8%,中央财政支持学前教育发展资金增长13.1%,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专项资金增长26.6%(达到237亿元)”。我们期盼各级财政经费能够及时足额到位。2014年财政部、教育部《关于建立和完善以改革和绩效为导向的生均拨款制度加快发展现代高等职业教育的意见》规定“2017年各地公办高等职业院校年生均财政拨款水平应当不低于12 000元”。但目前仍有部分公办高职学校的年财政拨款水平不到位甚至差距还很大,有的省份还在把学费收上来作为财政拨款投入。其次,需要大幅度提高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绩效,这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在“高职院校适应社会需求能力评估”指标中,有一个指标是“企业提供的校内实践教学设备值”,该指标不仅是评价高职院校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绩效评价指标,也是实践教学设备能不能对接产业发展需求的评价指标,但是目前这一指标的填报数存在很多问题。再次,在高度重视财政投入、注重提高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绩效水平的基础上,还要注重落实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坚持以市场化改革的思路和办法破解发展难题”。

高職高質量擴招100萬,需要有一批優秀高職院校率先響應。2006年以來,我國建設了100所國家示範性高職院校、99所國家骨幹高職院校,還有一大批省級示範(骨幹)院校,2015年以來又建設了一批優質高職院校,400多所院校先後進入省級優質院校、高水平院校、一流院校、卓越院校等建設行列。這批辦學條件、教學質量、學生發展相對優秀的院校,他們的擴招令社會和家長放心,要成爲高質量擴招100萬的重要力量。由于這些院校生源比較充足,生均教學資源反而相對緊缺,因此更要提前做好擴招計劃,尤其是面對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不同生源對象,他們願意學什麽、怎麽學;專業教師有沒有能力教、應該怎麽教,需要未雨綢缪,提前做好准備。2019年是高職教育建設的重要一年,國家啓動“雙高計劃”,按照“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建設要求,凡是申報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群遴選的院校,更應該詳細列出擴招計劃和可行性方案,創新思路,分擔責任,逐年落實,成爲服務國家發展導向的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群。

高职实现扩招100万,需要推动地方完善激励支持机制。根据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对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进一步加大激励支持力度的通知》要求,要“进一步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激发和调动各地从实际出发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促进形成担当作为、竞相发展的良好局面”,“对校企合作推进力度大、职业教育发展环境好、推进职业教育改革成效明显的省(区、市),优先纳入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建设,在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职业教育實訓基地建设、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等重大项目中予以倾斜支持”。按照国务院文件将职业教育发展环境好与“双高计划”建设相关联并作为激励支持力度的要求,要将各省(区、市)落实高职扩招100万的实施方案作为“双高计划”和“质量提升计划”的重要指标。在各省(区、市)申报“双高计划”和“质量提升计划”中,要依据本地高职院校目前办学条件和教学水平,认真研究并提出本地的扩招数量目标和质量目标,形成“扩招方案”,作为“双高计划”等重大项目实施倾斜依据。同时,国家文件还明确要求加大“双高计划”学校的支持力度,要“在领导班子、核定教师编制、高级教师岗位比例、绩效工资总量等方面按规定给予政策倾斜”。这样的制度安排对激励各省(区、市)发展高职、重视高职、优化高职发展环境,推动落实扩招任务具有重要意义,也是高职扩招100万落地的保障。

實現高職擴招100萬,需要推進高職院校考試招生改革。高職擴招的對象是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由此高職院校的生源將變得更加多樣化,鼓勵他們報考高職院校的重要方式,就是改革完善高職院校的考試招生。要圍繞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招考辦法,改變選拔培養中存在的“普教化”傾向,建立健全考試招生與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有效聯動機制,爲多樣化的生源接受高職教育提供多種入學方式和學習方式。完善考試招生機制還要精准服務區域發展需求,提高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的錄取率,更好地服務城鎮化發展和鄉村振興。一方面,要正視低收入群體、貧困家庭學生比例可能提高的情況,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准;另一方面,也要高度重視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或地級市政府舉辦高職院校面臨的資源困境,建立健全兜底線、促公平、保質量的有效機制。

實現高職擴招100萬,需要推動高職院校教學模式變革。退役軍人、下崗工人、農民工進入學校後學什麽、如何學,教師如何教、能不能教好的問題是高職院校對擴招100萬落地的最大擔憂。面臨生源結構、資源環境等將明顯變化,社會成員生源比例上升,資源供給壓力增大,教學實施與教學管理難度加大,亟待通過大改革,向不同的學生群體提供高質量的教學服務。首先,要加快推動課堂教學改革,充分利用信息技術和互聯網應用技術,面對不同生源群體探索優質數字教育資源和新型教學模式,線上和線下結合,運用好理實一體教學、模塊化教學、項目教學、案例教學等手段,推廣教學過程與生産過程實時互動的遠程教學。其次,要加快推動教學管理改革,爲學生提供個性化學習的條件和環境,結合“學分銀行”建設彈性學制和完全學分制的學習方式,推動學習成果的認定、積累和轉換。同時,學校還要加強教學質量監測和評價,探索寬進嚴出機制,可以借鑒內蒙古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嚴格學業成績考核的經驗,課程不及格並重修考核不及格學生不能畢業,防止“放水”現象。

實現高職擴招100萬,需要具有高職類型教育特征的評價標准體系的引導。“職教20條”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推動高職教育的大改革大發展,應該高度重視完善具有高職教育特點、突顯産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標准體系,將標准化建設作爲統領新時期高職教育高質量擴招和高質量發展的突破口。針對職業院校設置標准參照普通教育設置標准的問題,“職教20條”明確要求按照“三個對接”加以完善:專業設置與産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准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産過程對接。一方面,要建立健全學校設置、師資隊伍、教學教材、信息化建設、安全設施等辦學標准,完善專業教學標准、課程標准、頂崗實習標准、實訓條件建設標准,爲實現高質量擴招提供制度保障;另一方面,要加快完善産教融合效能評價體系,真正圍繞教學資源水平提高、教學過程優化、學生面對職業的勝任力提升、學校服務貢獻能力增強設計績效評價標准,通過評價標准體系的改革,引導高職擴招更好服務于産業結構、人才結構、教育結構的優化調整,推動高職教育通過大改革謀求大貢獻和大發展。

(马树超,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上海 200032;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第四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 100191;郭文富,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综合改革研究室主任,上海200032)

上一條:百萬擴招高職院校的應對之策
下一條:創新高水平專業群建設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