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大慶職業學院!當前日期:
大慶職業學院
中德職業教育以互鑒促創新

信息來源:《中國教育報》2019年6月28日05版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G20峰會)召開在即。在2016年的杭州峰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關于建設創新型世界經濟的主張,2017年的漢堡峰會率先延續並落實杭州峰會共識。創新,是中德兩國爲世界經濟開辟的增長源泉。而培育大國工匠,乃兩國當務之急。中德職教創新對話論壇于本屆G20峰會前夕召開,可謂恰逢其時。

孕育一種教育文化

德国联邦政府于6月12日首次推出国家繼續教育战略,配套3.5亿欧元财政支持,作为去年11月6日出台的人才战略的重点支撑。其首要目标群体是在岗职工,使繼續教育成为职业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让繼續教育为每位在岗职工量身定制,从而在德意志大地孕育一种融合繼續教育与职业教育的文化。这是德国联邦教研部长卡利契克履新一年多来最耀眼的政绩。其成果将由受委托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以年度监测方式来呈现。而这位工匠出身的德国联邦教育执行官加盟新一届政府,其雄心壮志便是彻底革新职业教育,实现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等量齐观、比翼双飞。拥有两个职业教育文凭的卡利契克表示:“在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选择涉及的并非高与低的问题,而是对两条通向事业有成的等价道路的抉择。”

今年適逢德國《聯邦職業教育法》出台50周年,卡利契克主持的修訂案于5月15日通過聯邦內閣表決。修訂案涉及兩大核心問題:學曆稱謂和學徒津貼。近300項職業教育的學曆稱謂實現更名,分爲專業技師、專業學士和專業碩士三大類,以便強化與高等教育學位的可比性,並增大國際互認度。實施均衡的職業教育最低津貼制度,以保障在勞資協議未能覆蓋的企業接受培訓的學徒能夠獲得經濟保障。兩大核心問題實爲殊途同歸——提升職業教育對青年人的吸引力。鑒于德國社會的學曆崇拜之風愈演愈烈,職業教育生源慘遭重創。利用這個特殊年份,卡利契克把2019年確立爲職業教育年,並在全國範圍實施職業教育宣傳活動,打出口號“你+你的職業教育=事實上戰無不勝”,深入學校以及青年聚集之處,且把職業生涯教育擴展到包括文理中學在內的所有普通高中。

實施一項營銷策略

德国常年占据全球出口第一大国(人均)位置。这既是人均产品出口的冠军,也是产品生产者的桂冠。培养生产者的德国职业教育,尤其作为金字招牌且备受各国追捧的双元制,对此作出了重要贡献。仅2018年,来自国外的230项合作需求涌入德国联邦职业教育国际合作中心。为加速推动德国职业教育走向全球,卡利契克打出“培训,由德国制造”品牌,进而一方面责成该中心制作新版《职业教育与在职繼續教育出口指南》,另一方面敦促该中心更新《联邦政府职业教育国际合作战略》。两份文件分别于2018年8月21日和2019年5月22日发布。同时,联邦政府把职业教育纳入双边与多边对外援助政策,联邦外交部把职业教育国际合作放在德国外交政策的重要位置。这项大张旗鼓的德国职业教育全球营销策略,助力德国职业培训机构跨出国门,职业教育德国方案传向全球。

德國目前與5個歐盟國家和11個非歐盟國家簽訂職業教育雙邊合作協議。後者首推中國。去年7月,在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之際,《關于深化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領域合作的聯合意向性聲明》簽署。早在改革開放伊始,中德職業教育合作之序幕便已開啓。1985年,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試點在我國6座城市展開。1990年,由德國政府援助的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宣告成立。1994年,中德職業教育合作綱領性文件誕生,爲我國迄今唯一簽署的政府間職業教育雙邊協議。2004年,同濟大學中德工程學院把應用技術大學模式首次引入我國,被德國聯邦政府《中國戰略2015—2020》譽爲中德教育合作之燈塔。2011年,在首輪中德政府磋商期間,兩國決定共同設立中德職教合作聯盟。2015年,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開我國應用技術大學之先河。2017年,中德職業教育合作研討會被納入中德高級別人文交流對話機制首次會議的配套活動。我國也已成爲德國職業教育出口的最大市場。

把握一個互鑒契機

教育交流合作絕非單車道,而須在互學互鑒中實現共贏。中國連續三年蟬聯德國最大貿易夥伴。德國聯邦教科部坦言,就電子商務和智能服務而言,德國職業教育須向中國學習。就此,德國聯邦職業教育國際合作中心2017年11月首次派遣專家組來華取經一周。德國職業教育出口全球亦可撬動其自身的教學改革。2019年2月20日,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推出“應用技術大學國際化”項目,鼓勵該類高校的人員國際流動與校際國際合作。德國聯邦教科部至2022年注入5000萬歐元。德國聯邦教科部2017年秋設立職業教育國家留學計劃“職教生走遍世界”,爲學徒提供三周到三個月的資助,對職校教師以及企業的帶教師傅和學徒管理人員提供兩天到兩周的資助。目前,德國職業教育在讀生僅5.3%擁有留學經曆(2017年數據),與聯邦議會設定的2020年達到10%的目標相去甚遠。德國出台的教育國際化項目原則上作爲歐盟“伊拉斯谟+”計劃的補充,即項目資助範圍不包括“伊拉斯谟+”計劃覆蓋的33個歐洲國家。我國職業教育可視其爲契機,打響“留學中國”品牌,且助力“魯班工坊”走進德國。

纪录片《中德制造》去年11月28日首播,展现了德国对我国实现制造强国梦的对标意义。随着产业向数字化与智能化转型,我国正把握机遇实现弯道超车。德国却如履薄冰。据经合组织发布的《技能展望2019》,11%的德国在职人员只有接受一至三年的长期培训(经合组织均值为10.9%),才能摆脱信息化与数字化所引发的职业危机。德国重磅推出的国家繼續教育战略即为针对此症下的一剂猛药。在我国,今年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并列,并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由此彰显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对推动国民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意义。面对全球产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唯有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框架下实现“中国制造2025”与“德国工业4.0”对接,以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为准则,中德两国职业教育方可携手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培育源源不竭的大国工匠。

(作者:俞可 潘雨晴,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下一條:保持職業特色是職業大學的使命